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人不顾家人反对欲赠房托妻已面试十余人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7:39:15 阅读: 来源: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老人不顾家人反对欲“赠房托妻” 已面试十余人

原标题:老人不顾家人反对欲“赠房托妻” 已面试十余人

绵绵不断的春雨,没有淋湿芦桥村告示栏里贴的告示,告示栏就在余光华岳父母家附近,余光华的岳父母没有去撕掉这张告示。

26日上午,记者在告示栏里看到这张文法不怎么讲究的告示,称“转让妻子”,其表达的内容是要找人照顾他的病妻。回报是将房产赠予对方,并且每月支付2000元。贴出这张告示的人叫余光华,正在永嘉中医院住院,前天,他打完6瓶吊针后,又去接受了理疗,旁边没有人陪护。

和当年大多数男女的婚恋一样,他和朋友到女方家里看了一眼,就定下了亲事。可婚后第8天,妻子叶小君就癫痫发作,还没来得及享受新婚甜蜜的余光华顿时陷入了对今后生活的迷茫。

产下女儿之后,叶小君的病情逐渐严重,可能是长期服药的缘故,叶小君的视力、听力都在下降,女儿是由外婆抚养长大的。

“家里穷,吃的东西不多,她自己舍不得吃,好一点的菜都留给我吃。”叶小君没法外出干活赚钱,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只能节省着过。但是病情加重后,叶小君的脾气变得很坏,有时候还会打人。对于妻子的野蛮打人,余光华没有躲开。家人都劝他躲开,可余光华的理由是,“我要是一躲,她打空的话就会摔倒,我忍住挨她打就是。”

永嘉民政部门赠送给叶小君一辆轮椅,晚饭后,余光华会推着妻子到外面走走看看。这一切,都被在附近种菜的一位阿婆看在眼里。叶小君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完全失去自理能力,连吃饭、大小便都成问题,但她始终记得每次晚饭后的“轮椅散步”。晚饭后,她会扶着墙,哆哆嗦嗦从床上移到轮椅上,等着丈夫推她到外面。

余光华无法照顾好妻子,夫妻俩前些年搬到岳父岳母家里,由老人帮着照顾,那位种菜的阿婆,也成为他们家的保姆,帮助照顾叶小君。

现在,叶小君除了会急促地呼喊丈夫的名字,连人站到她跟前,她都看不清是谁了。去年,余光华结肠癌手术后,胳膊上还有留置的针头,叶小君会拉住丈夫的手抚摸,余光华忍住疼痛没有推开妻子的手。他明白,这是妻子唯一的表达方式了。

今年春节,他身体不适,再次住院。“我看我村里好几个人,跟我生同样的病的,再次复发,说走就走了,我得在我走之前安顿好她。”

本周最热门的话题当属永嘉瓯北男子余光华“出让妻子”一事,年近六旬的余光华身患结肠癌,他贴出告示,称要把房产赠与他人,条件是抚养他长年卧床,生活无法自理的病妻。

余光华有一女儿,目前在国外生活,一时无法回国照顾病母。余光华坚持认为商业性的养老院对他妻子来说不是个好选择,不愿意把病妻送进养老院。思前想后,他想出了赠房养老的方法。但告示贴出后,合适的人依旧难找。

如何安放日渐老去的岁月?不仅仅是余光华一人要面临的事,他的纠结与困难,也是众多家庭的缩影。

她的世界已经混沌一人孤独三代人纠结

余光华所折腾的这些事情,叶小君根本不知道,她的精神世界,已是混沌一片。前天,记者看到叶小君时,她躺在床上,对来人不理不睬,闭着眼睛一直在磨牙。

房间整理得还算干净,床旁边装了一个抽水马桶,以方便保姆拖着叶小君上厕所。保姆住的房间就挨着叶小君的房间,保姆照顾了叶小君9年,月工资从700元升到了3300元。她这活,别人还接不了,有段时间,保姆腰椎间盘突出,找了另外的人来接手,可两个小时后就跑了,说做不了这活。

现在,保姆年纪也大了,想回老家颐养天年,岳父母也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加上余光华自己患病,对于在病床上无法自理的叶小君,一家人都很为难。

听闻余光华贴告示赠房托妻的事情,叶小君的弟弟叶先生从国外赶了回来,看看能否帮着处理这事情。

坊间有声音质疑,为什么女儿不去照顾生病的父母,而托付给其他人照顾呢?叶先生说,外甥女小余从小在他家长大,就像他的孩子一样,“你想,这孩子要是一直在瓯北,她会毁掉的,妈妈长期生病,读书、找工作、嫁人都成问题。”小余很多年前就被姨妈带去国外生活,并在国外结婚生子,现在,小余的丈夫在中餐馆打工,她在家带两个孩子。“女儿已经好几年没回国了,拖着两个孩子,回一次国,机票钱就要3万多元,我们也都叫她别回来。”出于对下一辈的疼爱,余光华以及亲友都不赞同小余回国,认为她原本就不幸,谋生也不容易。

余光华的告示贴出来后,小余打来电话,叫她爸爸不要这么做,她建议卖掉房子,把病母送进养老院。

不少读者也建议余光华把妻子送进养老院,由专门的养老机构护理。前天,记者帮他电话咨询了市区一家养老院,对方工作人员告知,可以收纳这样的对象,大小便无法自理的,刚来时要打成人尿布,直到护理人员掌握病人的规律为止,但夜里还是需要打尿布的。说起打成人尿布,叶家的老保姆摇摇头,“她会不受控制扯掉尿布的,必须每一两个小时拉着她上一次厕所。”对于这一点,好几家养老机构都表示难以做到。

余光华对社会养老机构也强烈抵触。“我去看过的,小君这样的病人,有时候发起病来会摔到地上,那些地方会把她捆在床上的。”他不忍心病妻离开家人的视线。

用房子换取照顾应肩负的责任谁来监督?

那么,余光华赠房托妻的方法可行吗?到目前,余光华已经“面试”了十多名对象,均没谈成。余光华的弟弟也认为这事让家人很没面子,他撕掉了余光华贴的告示。余光华又复印了几十份告示,准备贴到找到合适的人选为止。照顾了叶小君9年的保姆本是不错的人选,但保姆推辞了,她的理由是:“小君的病这么重,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担当不起责任。”

记者:如果找到照顾你妻子的合适人选,你会马上把房子赠与对方吗?那你自己住哪里?

余光华:那当然,房子马上转到他名下。我妻子要住在这个房子里生活,由那人照顾。至于我自己,还活着的这几年,可以住到我妈妈留下的房子里去。

记者:你承诺的每月两千元怎么兑现?能保证吗?

余光华:村里给60岁以上老人每人每月500元,我妻子有县里、镇里的残疾补贴等,加起来就差不多了。再说,我女儿、我亲戚也不会不理这事儿,他们也会贴钱的。

记者:房子给了,钱给了,那人要是对小君不好怎么办?

余光华:我睁着眼睛的时候,我会看的,会监督的。

记者:你担心的不正是你闭了眼睛之后的事吗?这以后,谁来监督?

余光华:……

记者:要是对你妻子不好,你这房子不是白给了吗?

余光华:……(病床上的他眼睛红了,拿被子使劲揉了揉眼睛,干脆用被子把自己的头盖了起来。)

之前,叶家老人让记者帮忙劝劝余光华,把叶小君送进养老院,可打听一圈之后,他们觉得叶光华这方法也并非全然不可行,除了贴告示“转让妻子”这一说法让家人感觉难堪之外,他们认为,要是真能找到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住到余光华的房子里照顾好叶小君,这方法也未尝不可。叶先生说,“余光华的房子在路边,可以开个小店,最好找对有善心的夫妻,在房子的临街部分开个小店,让小君躺在店堂后面,便于照顾。”

以房养老尚在“囧途”何处安放老年的孤独?

空巢、生病、年迈构成了老余一家人的纠结。网友的支招,义工团队的热心,似乎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老余家的难题。腾讯网针对老余家的事进行了一项网络调查。逾八成网友反对老余把病妻托付给他人。至于以后小君该怎么照顾,选项有子女、其他亲朋、另找伴侣、养老院等社会机构、独居等,这些,在老余看来,都无法成立:唯一的女儿远在国外生活不易,让她回国照顾已类似植物人的病母,她的丈夫、孩子怎么办?其他亲朋如何能负担得起这样的重任?另找伴侣是不现实的。余下的社会养老机构,也是老余无法放心托付的。

目前在温州,60岁以上的老人超过百万人。我国实施独生子女政策已经30多年,不少独生子女家庭的夫妇现在步入晚年。如果是“双独夫妇”,两个年轻人照顾4位老人已力不从心,一旦遇上子女在海外或者在外地工作的,老人们也将面临与余光华同样的问题。

我国确实有以房养老的规范做法。在温州,市区无家可归、无依无靠、无生活来源的孤寡老人,可以将房产作为养老保证,在福利院安享晚年。老人过世后,房产可以作为财政预算外收入,纳入国库。叶小君有女儿,并不符合我市“以房养老”的规定。

社会养老机构,余光华和家人不是没有考虑过,他也去看了好几家,打听下来,依旧没法放心托付。“小君病得太重了,别人对她不好,她都没办法抗议。”的确,社会养老机构,能够提供的是菜单式的服务,服务人员没法做到像真正的家人那样贴心,他们给出的“服务菜单”是:几人房、护理程度等条款性的东西。

然而,仅仅依靠房子,依靠金钱,就能让老人安度晚年吗?

成都的“以房养老第一人”钟大爷最近说自己后悔了,钟大爷与当地社区管理机构签订“由社区出钱出力帮钟大爷养老送终,大爷百年之后,把自己的房子赠送给社区”的协议。最近因养老费用及服务等问题,他表示,自己后悔签订了协议。

记者在百度上搜索“赠房养老”,搜索到的新闻为:《赠房求养老房子赠丢了》、《赠房图养老结果一场空》、《八旬老太赠房养老险成空》……叶小君今后的养老生活费用会有着落,但谁又能保证找到一个像家人那样细致照顾她的机构或者个人?即便赠与房产,在房产以“赠与”或者“买卖”的方式过户后,后续的照顾质量只能靠受赠方的道德来约束,怎么样的照顾才算到位,这也很难评定。

目前仍在“囧途”中的以房养老机制在众多家庭看来,还很不完善,让人难以把自己老去的亲人放心托付;个人想通过赠房养老,也是顾虑重重。“何处安放我日渐老去的父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或许会成为许多家庭的纠结。

2月24日上午,在永嘉县中医院,余光华正躺在病床上输液。当谈及种种不幸的遭遇时,他开始掩面哭泣,拉起被子擦眼泪。

一张赠房告示,

张贴出一段不得不出让的悲苦。

用房子赎买的陪伴,

是否真能换来温暖和照顾?

纠结,无助,

无处安放的晚年,

需要社会保障机制来托付。

我们的青春终将逝去,

这不只是一个人的孤独。

济南卧式不锈钢离心泵

四川硅胶粘合剂厂家

沈阳白芝麻产地

陕西耐高温金属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