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华社中国经济如此困难银行却赚得盆满钵满

发布时间:2021-01-25 10:20:20 阅读: 来源: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新华社:中国经济如此困难 银行却赚得盆满钵满

不少行业在遭遇融资,生产经营举步维艰之时,作为社会资金的主要融出方,银行业却依然赚得“盆满钵满”。

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6日由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处于关键时期,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存在,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仍然比较突出。

一方面M2存量超过116万亿元,成为全球货币供应第一大国,另一方面很多企业罹患资金饥渴症,融资不畅;一方面国家多次下发文件要求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另一方面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现象久未缓解。实体经济之木缘何频频缺水,如何打通金融血脉给养实业?种种疑问备受瞩目。

实业融资呈现三大问题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通过金融资源的优化配置,可以实现产业的发展,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强有力支持。然而近年来,我国金融和实体经济之间却呈现几重问题:

—一方面信贷与社会融资总量超常规增长,我国货币投放量超过经济总量的比例达200%;另一方面却是实体经济频频遭遇资金之渴,呼喊“融资难”“融资贵”的声音不绝于耳。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广义货币M2达116.88万亿元,这一数字是美国的1.5倍,中国经济可谓并不缺钱。但与此同时,来自中国中小商业企业协会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小微企业从银行贷款感到困难的占41.8%,比较难的占31.03%,非常困难的占27.79%。

—不少行业在遭遇融资,生产经营举步维艰之时,作为社会资金的主要融出方,银行业却依然赚得“盆满钵满”。

沪深交易所统计数据显示,去年2500余家上市公司净利润总计2.26万亿元,其中16家上市银行就占到一半还多,达到1.15万亿元;但与此同时,当前不少民营企业实际融资成本已达15%到20%,超出不少行业的毛利率,存在企业为银行打工的结果。

—近几年,从国务院到央行、银监会等各个层面,针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具体问题,出台过包括“盘活存量”和“用好增量”在内的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实际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记者盘点过去一年来的经济政策发现,部署金融支持经济的诸多会议中,仅国务院常务会议即召开三次以上,相关部委更是多次发文,然而,企业的资金饥渴症依然未见缓解,特别是小微、民营企业资金紧张程度似有加剧之势。

民生银行(600016)今年年初针对千余家小微企业所作的一项调查就显示,超过83%的企业称融资成本持平或上升,而认为借款综合成本较上一年有所上升的比重接近半数。

谁是背后推手

看似不合常理的现象未见明显缓解,这些问题何以存在,谁是背后的推手?

在农业银行(601288)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看来,前述问题长期难以妥善解决,其根源在于以下四点:

“一是资金的二道贩子太多,导致利率层层加码;二是大国企、大企业占用信贷资金过多;三是许多企业以实业为幌子拿贷款,转手就搞房地产和其他投机炒作;四是金融机构员工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的动力不足,激励不够。”向松祚说。

以去年年中发生的“钱荒”事件为例,当时货币市场利率之所以迅速走高,除了其他原因外,也与一段时间以来大量资金层层倒手投向同业市场有关。

此外,受金融市场结构失衡的因素影响,目前金融机构投放贷款优先考虑大项目、大企业以及房地产等行业,而投向民营、小微企业的贷款比较少,民企信贷资源被挤占的现象比较明显,其融资成本也显著高于国有企业。全国工商联的一份抽样调查表明,在过去数年内,私企支付给银行的利息率平均与国企相比要高出225个基点。

除了以上原因,还存在本已珍贵的信贷资金进入某些无法盈利的“僵尸”行业中。

“在一些地方政府支持下,资金流入一些严重产能过剩的行业,这些企业必须依靠不断融资来维持生存,沦为大而不倒的‘僵尸企业’,这些企业获得大量信贷资源,却无助于经济增长。”中国社科院重点金融实验室主任刘煜辉说。

多管齐下打通金融血脉

虽然中国经济并不缺钱,但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却多年难解。专家认为,这主要是因为金融资源配置的结构性不合理所致,在控制货币规模合理增长的同时,减少资金在金融领域空转环节,让金融资源更好地进入实体,是未来我国金融改革的主要方向。

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用调结构的办法,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疏通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血脉。

“要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缩短融资链条,优化融资结构。这些举措可谓切中要害,是给金融血脉清淤去垢的良方。”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601988)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

在交通银行(601328)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看来,仅依靠目前的融资体系,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企业融资难问题。

“我国融资结构以间接融资为主,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是资金融出方的主力,贷款投向多以大企业为主,对小企业难免嫌贫爱富。这就需要尽快建设多元化的融资体系,加快直接融资发展。”连平说。

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认为,企业融资难的表象背后,反映出的是我国金融体系效率不高、金融功能不够充分等问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还需要进一步改善。

“必须通过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优化金融结构,从而为实体经济、为小微企业提供更加丰富的金融服务。”王兆星说。

宋清辉:影子银行不会导致中国“雷曼时刻”  影子银行俨然成为当前全球经济发展的一个新的威胁,从英国伦敦到美国纽约再到中国北京,人们对它的了解都极为有限,在中国内地甚至也被看成为是一个“怪物”,至今未有严格地定论。从宏观层面讲,任何涉及借贷的非银行机构和个人都可以统称为影子银行的范畴,在美国表现方式为证券化次贷资产,在中国国内则表现为银行类信贷业务、表外业务以及同业业务主导的资金投放链。  虽然FSB(金融稳定理事会)把影子银行定义为借贷机构而非银行,但按照 FSB的狭义定义,影子银行是特指游离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极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和监管套利等问题的信用中介体系,包含各类相关机构和业务活动。影子银行是以某种形式迅速发展的庞然大物,加之人们对它的了解局限性,疏于监管带来的破坏力也会超乎想象。  中国影子银行的规模究竟有多大?目前各家金融机构众说纷纭。但是自2008年开始,流入影子银行的资金已经翻了两番,2010年起中国影子银行体系规模迅速扩张,2012年中国信贷规模和GDP相比已经超过了190%,2013年影子银行的资金与2012年相比较更是增加接近30%,如今,中国国内影子银行的放款量几乎占据国内金融流量总量的“半壁江山”。  BarclaysBank(巴克莱)近段时间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国内影子银行规模约达38.8万亿元人民币,中国银行业因影子银行所蒙受的潜在亏损估计在1万亿元人民币。中国社科院金融所2014年5月9日在京发布的《金融监管蓝皮书: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14)》中也声称,中国内地影子银行体系规模已达到约27万亿元人民币,2013年中国GDP总值为56.88万亿元人民币,而影子银行的规模占到了2013年GDP总值的47%。  在中国内地,影子银行主要表现为银信合作和民间金融等形式。2013年以来,监管层针对出台了多份整顿商业银行的非标资产和影子银行文件,在有意识地加大监管力度,压缩银行非标资产规模,使影子银行实现阳光化发展。  但实际情况却是,政府的监管难度很大,因为影子银行融资的活动根本没有有效地手段进行监管,例如违约、欠债跑路问题,债权人的损失也会间接地辐射到银行系统。  与影子银行相比,传统银行不但要承受金融危机带来的损失、接受日益繁琐的监管,且要还需要遵守很多监管法律法规,甚至会面临着巨额罚金和无休止的法律诉讼,显而易见,传统银行在与影子银行的竞争中始终处于劣势地位,呈现出节节败退的态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银行体系外的信贷扩张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政府出于确保存款安全和社会稳定大局,担忧若银行出了问题,纳税人往往是最终的买单者。因此政府必须要确保金融体系的安全,防范银子银行带来的风险。  现在影子银行的风险主要存在于两个层面:游离于政府监管视线外不可控的和视线内可控的。当前,监管层主要是对游离在政府的视线外、有可能引发系统风险的这一层面的影子银行活动进行监管。一些经济学家甚至预测,这一部分影子银行问题,极有可能导致中国经济硬着陆甚至发生系统性危机,导致中国“雷曼时刻”的到来。  实际上,这些担忧被经济学家们夸大了,在中国内地影子银行还没有达到失控,这部分影子银行活动有可能会引发风险,但未达到构成系统威胁的程度。因为:第一,大部分影子银行产品的风险相对较低,聪明的投资者不可能把所有的钱都购买高风险、高回报产品,也会购买大部分都计提了准备金并纳入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的大量金风险产品。第二,国有银行有足够多的资金,政府可完全利用国有银行化解危机。  2013年至今,监管层对于影子银行的监管从未停滞过,从2013年下半年发布“107号文”到近期发布升级版“9号文”,都标志着监管层正在对影子银行进行分类和管理,通过采取一些针对性的防范措施,把整个中国内地影子银行体系,全部纳入监管层的系统监管框架下,藉以防范中国国内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发生。  综合来讲,要防范和化解影子银行面临的金融风险,央行货币政策思路就需要改变,通过利率、汇率市场化的改革,使价格机制在金融市场运行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中国的金融系统虽然强健,影子银行也不可能打垮金融系统,但政府仍需进一步加强风险防范,解决影子银行问题的代价才会显得不那么沉重。(全景网)

盘活存量增加资金供给 银监会将调整银行存贷比   继续执行差别化的住房贷款政策,抑制投资和投机性的住房需求   “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以及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结构多元化,当前为了更好地盘活存量,增加资金的有效供给,银监会将会根据情况相应调整存贷比的内容。”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   王兆星是在6月6日国新办就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情况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的。王兆星强调,《商业银行法》明确规定存贷比是75%,银监会必须依法监管,75%是不能突破的,只能在未来修改《商业银行法》的过程中再进行调整。  近年来,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结构发生很大变化,金融市场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存贷比的结构也应该与时俱进地加以调整,但是其基本功能仍然没有改变。存贷比一方面是抑制信贷盲目扩张,另一方面是,保持商业银行的流动性,使银行的贷款和存款保持期限匹配,保持支付能力。  据银监会调查,存贷比并不是制约商业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贷款能力的主要因素。总体来看,整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目前的存贷比水平仅达到65%左右,与75%有一定的距离。  “但是银监会对存贷比做调整,也是为了适应这样的变化。”王兆星表示,目前,银监会通过让存贷比随着资产负债结构的变化进行适当调整。比如专门用于支持小微企业发行的金融债券,既不能进入到存贷比的分母存款中,其发放的贷款也不能计入分子中。还有中央银行对小微企业、“三农”的专项贷款,这些也不再计入贷款分子中。  “另外,银行可能还有一些其他比较稳定的存款来源,过去可能没有计算在分母中。我们可能在考虑保持资金稳定性的情况下,适当调整存贷比分子分母的结构,使商业银行更加适应当前市场的变化,适应资产负债结构多元化的变化,适当增加资金的有效供给,盘活存量。这方面的具体办法,银监会不久后就会向社会公布。”王兆星表示。   在谈到房地产泡沫问题时,王兆星介绍,截至目前,中国银行业房地产贷款占总贷款的20%左右,这里包括房地产开发商的贷款和个人购房贷款,个人购房贷款占到整个房地产贷款的67%左右,因此主要是对个人住房消费提供了金融支持。同时,个人购房贷款的不良率不到1%,资产质量非常稳定。  “部分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销售和价格有所回落,银监会也将组织开展相关的压力测试,尽可能提高银行业的抗风险能力。”王兆星表示,下一步,除继续执行差别化的住房贷款政策,抑制投资和投机性的住房需求,重点大力支持国家实施的保障房的安居工程建设和棚户区改造之外,将重点关注房地产开发商的资本金、现金流和财务等状况,关注房地产开发商的资金断裂给金融带来的风险。(证券日报)

北京订制冲锋衣费用

北京文化衫厂家

北京男士衬衫定制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