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吴莫愁赛后工作忙强调好声音条约不霸王《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6:29:29 阅读: 来源: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吴莫愁(资料图)

“明天还有通告吗?”“等一下,明天下午要录节目,还有网站的访谈……你们吃什么?”开着车的经纪人问,“吃肉!”刚才还有些蔫的吴莫愁瞬间被点燃,大声回复。她手里抱着的,是粉丝送的超大玩具鸡腿(决赛前吴莫愁曾说赛完第一件事是吃个鸡腿庆祝),而这篇采访,也是在等待四个小时后,于寻找饭馆的路上完成的。我笑着对吴莫愁说,你是我迄今为止等待最久的采访对象,她瞪大眼睛问:“记者不都是要等的吗?”随即卖萌:“姐姐,这个不能怪我!你也看到了,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时间……”

短短半小时专访里,这个从决赛后就基本没休息的女孩,快速回答了所有问题。她会用“不知道”“不告诉你”来明确表示拒绝的态度,也会用“可不可以跳过啊”“这个问题不美妙”“够意思”这种搞怪的方式来逃避。对于深远的未来,她坦承没多想:“我想到的就是,做的所有工作让自己满意,对得起喜欢我的人,这就够了。”

参加“好声音” 决赛那晚又冷又饿又紧张

新京报:你能接受自己已变成“著名艺人”这个事实吗?

吴莫愁:不能够,著名艺人,这个词让我很不能够理解。我就是一个很幸运的、有大量机会在电视上露面的歌手。

新京报:为什么决赛会选《流星雨》这么一首对你来说过于“正常”的歌?

吴莫愁:正常(笑)……因为总说我不正常,那就唱一个正常的给大家热闹热闹。

新京报:当晚吉克隽逸和你明显被耗到嗓子都哑了,因为透支?

吴莫愁:的确体力透支。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一晚,寒风飕飕,我一直处在“融化”中,所以表现得有点费力……又冷又饿又紧张,这是那天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

新京报:事后面对被你“打败”的对手,你对他们说了什么?

吴莫愁:没说啥啊,我们关系都挺好的,不用说那些没用的。没拿到冠军,我心里也有点小小遗憾,但大家关系绝对都很好。

新京报:为什么你微博设置不许非关注者留言?

吴莫愁:没参加“好声音”时就这么设置的,那时只想和认识的人说话,这和上节目没有关系,你们可以去查看。

新京报:成名后面对网络的各种声音,有没有崩溃过?

吴莫愁:偶尔会影响我,但基本能自己调节好。说得特别烂的,我知道那不是我,没什么可生气的;如果说一些有见解的、关于音乐方面的,我会很在意听。

成长经历 胳膊上确实文了父亲头像

新京报:从唱腔到装扮,你这些审美是如何形成的?

吴莫愁: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啥我就变成这样了,我也挺惊讶的。你觉得我像谁?

新京报:你平时接触的潮人或摇滚青年多吗?

吴莫愁:我不是那圈的,但有那种朋友。交朋友不一定看外表,穿得时髦的人,心灵、思想上未必能沟通,我还是愿意与兴趣爱好相同的人在一起。

新京报:网上流传过一篇你写给父亲的文章,你说不是自己写的,那你认识作者吗?

吴莫愁:可以跳过了吗?(笑)我肯定不认识他,那些细节太细了,是非常有文笔、才华横溢的作者。他只是知道了一些东西,然后架构了一个故事。他说得很细,我都记不住了,但我很感谢他——这句话一定要说啊!

新京报:文中说你在胳膊上文了父亲头像,是吗?

吴莫愁:这个有。

新京报:也确实当过“太妹”?

吴莫愁:没有!(情绪激动)哎呀,你们就当一个故事看吧!

新京报:你认为自己早熟吗?

吴莫愁:怎么说啊,但我比较立事儿啊,小时候上那种独立学校,小学就是自己在外面、住校,这可能有一定影响。

哈林老师 父爱师爱双管齐下,还咋地啊!

新京报:和哈林老师现在联系多

鼻综合恢复快吗

玻尿酸安全吗

做隆鼻价格一般是多少

如何把阴道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