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银行维稳不良拖字诀花招迭出0

发布时间:2020-03-26 18:19:19 阅读: 来源: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面对当前不良贷款明显反弹的严峻形势,“用时间换空间”成为一些银行化解不良压力的一种迫不得已的策略,基于“拖字诀”的各种“创新”亦纷纷出台,有的银行甚至“美化”或“做低”不良率。然而,在宏观经济弱复苏的背景下,时间会否站在“不良防控战”的银行一方,尚未可知。

银监会日前数据显示,2013年一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突破5000亿元至5265亿元,不良贷款率0.96%;这已是自2011年第四季度以来,不良贷款余额连续六个季度反弹。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上亦称,未来一段时期不良贷款的规模可能还会继续攀升。而为应对内部绩效考核和外部监管考评,部分银行隐瞒不良贷款的现象比较突出。

续贷一年 房产抵押五年

“我做生意十几年,第一次看到银行这样‘创新’。”拿着刚刚签好的贷款合同,李立(化名)哑然失笑。根据合同上的最新变更协议,李立办理的是一年期的续贷,但为此进行的房产抵押却需要一下子押上五年。

李立是一家贸易公司老总。沪上某大行受理这笔续贷的模式是房产抵押加上“5户联保”。李立的贷款金额约900万元,抵押的两处房产评估价值总额超1200万元。

在李立看来,这份变更协议上新增的“撒手锏”条款,除了贷款期限与抵押期限错配以外,还有违约金额、违约人与银行可执行抵押权的错配。根据协议,首先,李立需同意不论他最后有多少欠款还不上,银行可对他的全部抵押房产执行权利;其次,即使李立一年后还本付息,一旦其他联保户有欠款还不上,无论金额多少,银行同样可执行他的全部抵押房产。

而在一切发生之前,李立已被要求白纸黑字签下届时将“放弃相应的抗辩权利”的承诺;同时,若有不止一家联保户发生违约,李立也将不能选择他的房产用来先偿还谁的欠款。

李立认为“最绝的一招”是,在他抵押的房产变现并偿还欠款后,按照协议,多余部分的款项他也无权取走,而要存入银行指定账户并自动转为保证金质押担保,继续为其余联保户的贷款提供担保。

另类风控

在看似不近人情的协议背后,实则是银行在不良反弹压力增大下的难言之隐。

上述大行一名支行长告诉《第一财经(微博)日报》:“有些拿到续贷的客户资信很差,缺乏还款资金来源,根本通不过贷审,本不该获得授信,但如果不帮他们借新还旧,就意味着他们的旧贷款立刻变成‘不良’。”

该支行长的判断不无道理。李立告诉本报,事实上,他900万的旧有贷款到期后半数无力偿还。李立本来的如意算盘是请求银行进行清算,将其抵押房产拍卖偿贷,这样他至少能够收回数百万的房产余值。但由于李立的联保客户还贷困难并要求续贷,李立对于单独清算并退出联保组的设想也落了空。

并不情愿续贷的李立选择向银行“自首”,称其公司业务停滞,无法提供符合授信要求的报表,并拒绝按照“暗示”进行走账冒充贸易量及提供虚假财务数据。即便如此,支行业务员仍要求其“先签贷款合同再说”。

某股份制银行分行副行长告诉本报,在银行业普遍面临不良反弹压力增大之际,“稳住不良率数据已经是业绩考核第一重点”,而部分续贷只是为了将原本会在当下爆出的不良往后拖一拖。

在这场“不良防控战”中,“授信”的基石已不再是获贷方的资信。为此,在明知借款人已存违约风险的情况下,有的银行授信管理部门和法务人员仍通力合作,制作出如上布好后手的变更协议,尽可能在意料之中的违约爆发之际,使自身多一些主动性。

本报从业内了解到,除了上述“新招”,还有某股份制银行针对当前银行去法院起诉需要“排队”、资产处置久拖不决的现状,在续贷合同中新增“执行抵押物强制公证”,即借款人预授权银行可对其房产进行出售,这为银行经简易程序处置抵押房产增加合法性。

上述股份制银行分行副行长还向本报透露,为了防范借款人通过隐蔽渠道向外转移资产,银行业界已和司法部门探讨新增类似于借款人家属“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可行性。

银行在留后手方面出“新招”的同时,也在信贷救援稳住不良率方面动足脑筋。本报从某股份制银行内部人士处获悉,该行对一批办公楼及商铺按揭贷款推行“贷款休假”,即可让贷款人连续几个月停本还息(或象征性支付少量本金),将少付部分拖延至未来偿还,以时间换空间,遏制逾期在当下爆发。

更为“激进”的手段是“债务人置换”。据另一家擅长中小企业业务的股份制银行的一支行长透露,对于已经或即将发生逾期的贷款客户,该行还操作“贷款调包”,即将抵押物和债务全部转移给资产状况相对稳定的第三方,并对其新增授信,由其借款还贷。

用足逾期90天隐匿不良

银行之所以新招迭出,与行业不良反弹压力增大息息相关。而在分支行层面,上级行近阶段都布置了不良率“红线”指标,所谓“红线”,即一旦不良率跳涨超过指标,主管行长就可能遭遇“就地免职”或“专职清收”。

压力之下,个别银行或在总行、或在分支行层面开始对不良率进行“美化”和“做低”,五级分类存在不实。上述某股份制银行分行副行长告诉本报,由于贷款逾期90天才会被硬性规定计入“不良”,因此一些银行的做法是“用足这90天,只要能放‘关注类’就放‘关注类’”。

他透露,业内存在这样一种手法,即当借款人欠息即将满三个季度时,银行会反复致电借款人,要求其“无论如何先还上一个季度的欠息”,即促使逾期期限从即将满90天缩短到60天,而贷款的本金偿还则可通过借新还旧予以拖延,以此保住这笔贷款不致迁徙入“后三类”。出于这一逻辑,业内观点往往认为“逾期”指标比“不良”指标更具说服力,逾期减值比也更能反映银行的资产风险情况。

尚福林亦在上述会议上表示,去年二季度以来,商业银行逾期贷款规模持续大于不良贷款,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之比也较历史平均水平明显上升,反映出贷款五级分类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实。他强调,要提高贷款五级分类准确性和资产质量真实性。“相比真实暴露的不良贷款,隐匿的风险对银行危害更大。”

(本报记者聂伟柱对本文亦有贡献)

重庆医治尖锐湿疣要花多少钱

患有牛皮癣的人一定要牢记这几点

儿童白癜风患者需要哪些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