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通在华垄断遭重罚

发布时间:2020-01-14 22:30:13 阅读: 来源:黎明液压油滤芯厂家

北京时间周二凌晨,美国移动芯片厂商高通公司公告称,已与中国国家发改委达成一致,将缴纳60.88亿元人民币(合9.75亿美元)罚款,并向中国客户提供基本的3G和4G手机芯片专利授权,降低专利费率。这一金额刷新了去年12家日资汽车零部件企业被罚12.35亿元的纪录。国家发改委当天召开新闻发布会,证实了对高通公司开出反垄断调查罚单。

记者发现,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反垄断调查始于两家美国公司举报,于2013年12月正式立案,主要针对以整机作为计算许可费的基础、将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捆绑许可以及要求被许可人进行免费反许可等涉嫌违法行为进行调查。业内人士表示,此次对高通重罚不仅会对手机行业未来格局产生影响,还将直接惠及普通消费者。

近年来,高通、微软和奔驰等知名外企纷纷遭遇中国反垄断调查,罚单金额屡创新高。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2月10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自反垄断法2008年8月实施以来,我国为维护市场公平竞争加大了反垄断执法力度,但并不针对外资企业,而且市场秩序公平给外商在华投资创造了良好环境。

盘点高通垄断“几宗罪”

提起高通公司,很多人并不陌生,其相关芯片和技术在2G、3G、4G领域都有应用。在智能手机芯片市场,高通以近70%的市场份额稳居榜首。无论国外的三星、索尼、LG公司,还是国内的中兴、华为、酷派、联想、小米等手机厂商几乎都采用高通的芯片。高通财报显示,2014财年,高通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收入为129亿美元,占全球总收入的近一半。其中,大部分的盈利来自专利授权部门的专利收费。

有媒体报道,高通利用其技术优势,排斥竞争、加强支配地位,通过高价剥削客户和消费者。一是以手机整机售价作为计算许可费基础,向手机厂商收取5%专利费。据业内人士介绍,高通专利主要集中在通讯芯片组,芯片组约占手机整机总成本的5%至20%,以整机作为计算专利费收取的依据,显然对高通更加有利。二是将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捆绑许可。捆绑许可使高通将其在标准必要专利市场的优势传导至非标准必要专利市场,通过事实剥夺被许可人的选择权,加强专利组合的整体定价权。三是要求被许可人进行免费反许可。依照高通与手机厂商签署的专利授权协议,规定手机厂商的相关专利要免费反授权给高通。此外,高通将芯片销售与专利许可相捆绑,厂商不和高通签订专利许可协议就无法购进高通芯片。

高通吃罚单心服口服

据报道,在周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依法作出处理,责令高通公司停止相关违法行为,处理相当于其2013年度中国市场销售额8%的罚款,即60.88亿元。除此之外,还针对高通的手机专利授权行为,作出了多项监管要求。高通公司早些时候在公告中表示,接受处罚决定并如期缴纳罚款,不抗辩,也不再寻求进一步的法律程序,并将继续加大对中国的投资和合作。

对于高通反垄断调查,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表示,最早是2009年有两家美国企业举报,此后又有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以及国内企业举报高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收取不公平的高价许可费。他介绍,在2013年12月立案调查后,双方沟通了大约28次,充分保障了高通公司的权利,调查过程、违法认定和调查公布均非常透明。记者查阅国家发改委网站发现,国家发改委于去年7月披露了高通涉嫌垄断行为的具体类型,高通总裁多次率队到国家发改委就该公司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的情况及解决路径与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官员交换意见。

路透社周二称,投资人乐于见到这个拖延已久的调查有了结果,高通股价盘后大涨超过3%。高通执行长莫伦科夫表示,“这消除了我们业务上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同时也让我们的授权事业能够真正参与中国无线通讯市场的完全成长。我们很高兴这一切已经结束。”不过,高通因为这笔罚款而调降全年获利预估。在计入罚款之后,高通称目前预计2015财年每股获利介于3.56美元至3.76美元,先前预估为4.04美元至4.34美元。

中国反垄断持续“发力”

除了高通,微软、奔驰和利乐等多家外国企业也遭到中国的反垄断调查,这被认为是去年反垄断的一大特色。一些外国商会和企业质疑,他们遭受了不公平对待,中国是在排斥外资。白明表示,近年来,我国反垄断执法案件确实越来越多,而且金额越来越大,但调查处理的案例既有外资企业,也有国内企业。同时,不仅中国反垄断,欧美等国也反垄断。许昆林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中国的反垄断执法工作始终都是从垄断行为出发,从来没有因为实施垄断行为的主体性质不同、国别不同而有所区别。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雁北认为,改革开放初期,跨国企业和外资企业在中国的经营活动有机会享受到“超国民待遇”。面对中国反垄断执法实践,外资企业应该更多地思考,放下身段反思自己的定价行为是否违反了反垄断法的规定。

记者注意到,中国反垄断法自2008年8月开始实施,但国家发改委和工商总局直到近两年才开始“发力”。不仅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境外企业、民营企业,鲜见的反行政垄断调查案例也已出现,如国家发改委就河北省歧视性收取过路费发起反垄断调查。对于反垄断执法案件增多,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副组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勇表示,反垄断法是个新法,执法机构此前愿意留出一段时间给市场主体自我纠正,同时其自身也需要一段时间来学习专业知识、积累执法经验。现在,执法机构既有意愿也有能力全面开展反垄断执法。从某种意义上讲,执法机构正在清理“历史欠账”,执法工作将进入常态化。

(责任编辑:HN025)

挂号怎么预约

名医汇

挂号服务平台预约系统